<address id="ztrdl"></address>

    <sub id="ztrdl"><var id="ztrdl"><mark id="ztrdl"></mark></var></sub>
      <address id="ztrdl"><listing id="ztrdl"></listing></address>

      <sub id="ztrdl"><dfn id="ztrdl"><ins id="ztrdl"></ins></dfn></sub>

      <sub id="ztrdl"><dfn id="ztrdl"><mark id="ztrdl"></mark></dfn></sub>

      <sub id="ztrdl"><var id="ztrdl"><ins id="ztrdl"></ins></var></sub>
      <sub id="ztrdl"><dfn id="ztrdl"><ins id="ztrdl"></ins></dfn></sub>
        <sub id="ztrdl"><dfn id="ztrdl"><mark id="ztrdl"></mark></dfn></sub>

        張元濟法學講座第19講——《兩大法系背景下的作品保護制度》成功舉辦

        [ 作者]: 范思博 [ 發布時間]: 2020-10-22 [ 來源]:

        字號: [] [] [] [ 閱讀]:544人次      [ 關閉窗口]

        20201020日,張元濟法學講座第19——《兩大法系背景下的作品保護制度》在凱原法學院成功舉辦。中國社會科學院知識產權中心主任、中國知識產權法學研究會常務副會長、國家知識產權專家咨詢委員會委員李明德教授為我院師生系統講述了版權制度和作者權制度對作品的保護異同。講座由凱原法學院副院長、凱原法學院數據法律研究中心主任彭誠信教授主持,我院師生聆聽并參與討論。

        李明德教授首先介紹了世界各國保護作品的法律制度,大體分為英美法系的版權(copyright)制度和大陸法系的作者權(author’s right)制度。日本在明治維新時期引進了大陸法系的法律制度,但在制定作品保護法時,卻使用了漢字著作權法而非作者權法,中國在清朝末年制定《大清著作權律》時,借鑒了日本作者權制度,使用了同樣的表述著作權法,這種表述易將關于作者的權利法理解為關于作品的權利法。作品包含兩方面的權利:精神權利(moral rights)和經濟權利(economic right),英美法系對精神權利的保護并非通過版權法,而是通過隱私法、合同法、反仿冒法等其他法律保護;而大陸法系以作者為核心,并規定署名權和保護作品完整權等精神權利不可轉讓和繼承。

        其次,李教授指出作品是具有獨創性的表達。在保護表達方面,兩大法系相同;在獨創性的標準上,作者權法體系標準高于版權法體系標準,要求作品體現作者的精神、情感、人格,而那些僅僅體現了作者勞動、技能、判斷、汗水和辛勤收集,或者不具有智力創造的表達,例如廣播節目表、體育賽事直播、電話號碼薄等,不能構成作者權法體系中的作品。作品的保護應由作者到作品再到著作權或版權,這對于解決字體等可否作為作品,法人、動物、機器等能否作為作者等問題具有關鍵意義。

        關于表演、錄音和廣播信號的保護方面,李教授提出,相關權制度由作者權法體系創設,包括表演者權、錄音制作者權和廣播組織權;而版權法體系則沒有創設這樣的制度,而是通過擴大作品的范圍對表演、錄音、廣播信號提供保護,這也是版權制度關于作品獨創性的標準較低的體現。

        之后,李教授指出,關于作者對其作品所享有權利的限制,不僅應當是明確列舉的,而且應當是封閉式的,這一點作者權體系和版權體系是一致的,而僅僅在《美國版權法》107條中有合理使用的開放式規定。對于我國《著作權法》第22條規定的12種情形,應當稱之為權利限制,而非合理使用。

        最后,李教授從歷史必然性和法律體系角度,指明中國在對作者權制度和版權制度的選擇問題上,已選擇并應繼續按照作者權制度保護作品。

        講座的互動環節中,我院曹博副教授,劉維副教授,郭美蓉博士后和各位碩博士同學積極參與討論并提出問題,李明德教授一一作出了細致耐心的講解。講座的尾聲,彭誠信教授作出點評和總結:在法律領域,在處理科技帶來的新變革、新問題時,比創新更重要的是對問題本質的探究和理解。本次張元濟法學講座在師生們的熱烈掌聲中圓滿結束。

         

         

        字號: [] [] [] [ 閱讀]:544人次      [ 關閉窗口]

        排列五开奖走势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