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ztrdl"></address>

    <sub id="ztrdl"><var id="ztrdl"><mark id="ztrdl"></mark></var></sub>
      <address id="ztrdl"><listing id="ztrdl"></listing></address>

      <sub id="ztrdl"><dfn id="ztrdl"><ins id="ztrdl"></ins></dfn></sub>

      <sub id="ztrdl"><dfn id="ztrdl"><mark id="ztrdl"></mark></dfn></sub>

      <sub id="ztrdl"><var id="ztrdl"><ins id="ztrdl"></ins></var></sub>
      <sub id="ztrdl"><dfn id="ztrdl"><ins id="ztrdl"></ins></dfn></sub>
        <sub id="ztrdl"><dfn id="ztrdl"><mark id="ztrdl"></mark></dfn></sub>

        【凱原學者之聲】趙繪宇:告別“舌尖上的浪費”,不要“光盤餿主意”

        [ 作者]: 趙繪宇 [ 發布時間]: 2020-10-14 [ 來源]: 搜狐網

        字號: [] [] [] [ 閱讀]:3274人次      [ 關閉窗口]

         編者按:長期以來,凱原法學院學者關注國家改革和發展,關心民生,積極服務國家及政府,在國內外新聞媒體、期刊雜志等平臺發表各類特約、評論文章,引發各界廣泛關注。

        趙繪宇副教授接受上海東方廣播中心《直通990》欄目采訪,就節約糧食話題發表看法。她指出,杜絕浪費糧食,要從生產、運輸、倉儲、加工、終端消費等諸多環節入手。目前浪費糧食主要表現在商業餐飲而非家居消費, 一方面這是基于中國自古的“面子”文化。另一方面,中國是一個非常注重飲食文化的大國,一些特殊人群對于食物口味的挑剔是糧食浪費的又一主要原因。采訪文章發表于2020823日。

        文章如下:

         

        告別“舌尖上的浪費”

        不要“光盤餿主意”

         

        問題1:趙教授,最近關于節約糧食的倡導,地方積極響應的同時,也出現了一些雜音,您怎么看待這些現象?

        趙繪宇:這項倡導,的確是出于各方面包括自然的、社會的、全球的因素,需要重視起來。從緊迫性講,中國的水災、全球的疫情、供應鏈的變化等等許多因素都可能發生作用。從合理性講,當然有些省份目前出現的奇葩貫徹,比如說下館子前先稱體重,再決定點菜量,倒飯三次敲掉飯碗等迷之現象,如何看待也是一個需要思考的問題。

        是否合理,取決于企業規章制度和簽訂的合同內容。員工浪費糧食行為是否屬于嚴重違紀,需由企業規章制度確定且符合常理,不能以簡單、粗暴方式處理問題。擅自開除員工,缺乏制度依據和法律依據,存在違法風險。

        拒絕舌尖上的浪費是件大好事,但倡導的方式方法很關鍵。

        體重是食客的隱私權,食客愿意公開嗎?企業有相應的規章制度和勞動用工合同,臨時推出“一次警告,三次開除”的做法,可能會違反用工合同和保護員工的法律。從這個角度講,企業有點過了,可以用法律武器或勞動仲裁保護自己。

        問題2:有人說,我們現在生活條件好了,為什么還要緊巴巴地節約糧食,而且花我的錢,丟了我買的食物,和你有什么關系?趙教授,能否和我們分享一下這項倡導背后的意義嗎?

        趙繪宇:今年,是中國的扶貧攻堅年,一方面我們在舉各方之力,扶貧幫困,另一方面,浪費糧食的現象依然存在。我去過一些企業的食堂,看到年輕女性打了飯菜,吃的量連一半都不到,剩下的全都倒掉。我孩子在學校也看到同學午餐倒餐率很高。餐廳的宴請,有的人還是覺得要點得多才有面子,但實際上吃不完,也是一種浪費。

        糧食消費是私域范疇,但不是一個純私域而不涉及公共利益的話題。

        除了剛剛講到的目前特殊國內外形勢下的緊迫性外,中國科學院地理科學與資源研究所發布的《中國城市餐飲食物浪費報告》中提到:在我國糧食供需緊平衡的時代背景下,食物浪費問題成為保障糧食安全的重要威脅;除此之外,食物浪費對居民健康和社會風氣也會產生不良的影響;更為嚴重的是,食物浪費意味著土地和水等資源的無效投入和溫室氣體的無序排放。

        根據這個調查的研究結果,近年來,中國糧食進口超過1億噸,其中,水稻、小麥和玉米進口量超過1100萬噸。因此,僅僅城市餐飲業浪費的食物,就完全可以彌補我國每年進口的主糧缺口。

        問題3:浪費糧食是公域還是私域的范疇?如何調整?調整到什么程度合適?

        趙繪宇:“個人浪費于私域,其實是一種權利。通俗地解釋這句話就是:我努力工作賺來糧食,那么我就有隨意支配這些糧食的權利,我可以三天吃一頓,也可以一頓吃三天,因為這些都是個人私有的。”

        真的是這樣嗎?糧食由于糧食安全與消費剛性,存在對公共領域侵害的風險。所以這是今年以來,一些歐洲國家,比如法國、意大利等國家開始進行制止糧食浪費的立法。立法一般是軟法,倡導法,比較剛性的方面適合約束糧食加工企業、大型集體糧食消費等主體,而非個體。

        問題4:目前浪費糧食主要有些什么特點?控制難點在哪里?

        趙繪宇:杜絕浪費糧食,要從生產、運輸、倉儲、加工、終端消費等諸多環節入手。目前浪費糧食主要表現在商業餐飲而非家居消費,一方面這是基于中國自古的“面子”文化。另一方面,中國是一個非常注重飲食文化的大國,一些特殊人群對于食物口味的挑剔是糧食浪費的又一主要原因。

        對于面子消費,目前可以更多地通過文明風尚教育,對于餐飲服務主體和餐飲消費個體的習俗改變與約束來實現。實際上這還并不是最棘手的一個環節。因為成年人大多能對自己的行為有所警覺和約束,更為復雜的一個主體可能是限制行為能力人的約束和教育。對于特殊人群的飲食,需求很難進行比較剛性的規制。

        比如學校、養老院,一般愿意在食物提供上更愿意做減法,而不太愿意做加法,一則怕給人以苛扣的感覺,二則怕麻煩。

        問題5:這個限制行為能力人,是不是包括中小學生?他們要怎樣避免舌尖上的浪費呢?

        趙繪宇:所以目前部分高檔養老院和中小學校的食品浪費確實比較驚人。如何能夠約束。這些人群是更困難的必須通過一些更加精細化管理才能夠實現的。不妨請中小學生一起來出出主意,也調研一下,他們為什么要倒飯菜,有沒有可能把飯菜變得更好吃?另外還有一個群體,高檔養老院里,因為餐費定額,院方提供的食物也定量,不管老人是否能吃完,能否也進行一定的調整?

         

        字號: [] [] [] [ 閱讀]:3274人次      [ 關閉窗口]

        排列五开奖走势图